甘肃马拉松幸存者:峡谷避险4小时 路遇8位遇难者

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极端天气,截至发稿前已发现21人遇难。

“都以为高原上的冻雨大风会很快过去,但没想到几个小时过去都没停。”23日下午,此次比赛的四川籍参赛者郭先生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在赛道CP2-CP3的路上遭遇的极端天气更为严重,有队员原地抱团取暖,试图抵御寒冷,也有人认为翻过山能避开这样的天气……

“CP3是个垭口,没有补给点。”郭先生说,根据多年的高原经验,考虑到能量补给问题,他在前往CP4的途中,决定折返下山,“路上遇到很多队员,很遗憾我只带出了一人,途中发现倒在地上的其余八人,我们虽然试图抢救,但他们已经没了心跳,身体也全部冻僵,我们只能在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求援,并告诉救援者位置。”

此外,根据30多年的高原和骑行越野经验,他也深入分析了造成此次事故的三点因素。

遭遇冻雨大风

有人抱团取暖,有人冒险攀爬

“我们是22日上午9点统一出发的。”23日下午,此次越野赛参赛者郭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出发时是阴天,也看了天气预报,“这里是高原,也想到会有天气变化,但没想到会遭遇这么恶劣的天气,这是我参加此类比赛中遇到的持续时间最长的恶劣天气。”

郭先生说,从CP1到CP2路上,开始下小雨,但这里是平路,大家跑起来,影响并不大,而且在CP2点位上有补给站,“有人冲得很快,有人匀速组团行进,都还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但在当天下午1点左右,在CP2到CP4的路上,极端天气到来,冻雨、冰雹、大风,“当时都认为高原上的天气,来得快,去得也会快。”

但很多人低估了这次的恶劣天气,“这样的天气持续半个小时,还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更加严重。加上这里是上山路,大家很难跑起,冻雨大风一来,体温被急剧消耗掉。这时候有人停下脚步,四、五成堆抱团取暖,有人试图翻越大山躲掉恶劣天气,也有人立马开始撤退。”

越野赛的路线

救援细节:

途中救下一人,路遇的另外8人全部遇难

“当时的天气已经不适合行进,也不能就地抱团等待。”郭先生说,他从上世纪80年代就跟高原天气打交道,“经验告诉我只能放弃比赛,先找到能避风雨的地方躲避危险。”

“CP3是个垭口,也没设立补给点,加上这里手机没信号,很难跟救援点沟通。就算救援人员发现了赶来,这样的天气下,直升机无法过来,救援人员抵达也要5小时左右。”郭先生说,他发现途中有处峡谷,很适合避险,“距离也不远,我就打算先去峡谷避险。”

“在风雨中,我听到有人冲我喊‘救救我’。”郭先生望过去看到一处抱团取暖的队伍里,一位女子在朝他招手,“是崇州来的一位女队员,人已经冻得嘴皮发紫,身体打颤了。我让她们一起找峡谷避风雨,但只有她跟我过来,其他人坚持原地抱团取暖,打算这样等恶劣天气过去。”

“当时风太大了,真的是寸步难行,我们好不容易走到200米外的一个峡谷,这里背风雨,我们又拿出保温毯裹在身上,就这样等了4个小时。”

越野赛的路途中

4个小时后,郭先生发现风雨小了一些,“也不敢再等了,已经6点了,晚上到来更危险,我让她赶紧吃能量胶囊,我们马上往山下撤离。”郭先生说,他们刚裹着保温毯走出来,大风就把保温毯撕碎了,“但是下山要比上山容易,一边走一边相互打气。”

“没走多远,我们就看到一个小伙子倒在路边。”他说,两人赶紧上去,试图叫醒他,但是已经没了呼吸,“又进行了急救措施,但都没用,人已经冻僵了。”

在接下来返程的路上,他们一共遇到倒在路边的8人,“都挨个查看了,心跳、呼吸都没了,已经冻僵了。”郭先生说,在下到一定高度后,手机有了信号,“我马上拨打了110,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以及8位遇难者的位置,很遗憾没能救到他们。”

越野赛的路途中

幸存者分析:

主办方应在CP2终止比赛,很多跑友缺乏经验

“带着崇州那位女队员下山时,天已经黑下来了。”郭先生说,途中他们遇到了赶去的救援人员,也收到很多关心的信息和电话,都没及时回复,“如果不是30多年的高原上工作生活和比赛经验,这次可能也很难了。”

23日下午,准备返回成都的郭先生根据他的经历和专业经验分析了此次比赛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很多来参加这项专业越野赛事的队员,都缺乏高原经验和自救知识,对这方面的重视存在一些问题。”

更重要的是,在极端天气发生后,主办方就应该在CP2的点位,及时终止这次比赛,这样就会减少很大一部分参赛者继续前进,加上CP3点位缺少补给点,这些都是应该反思的漏洞和问题。

最新新闻
体育新闻